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何去何从
    乾元二十二年十月我出入皇宫,站在这紫禁城偏门外,抬着头可见晴朗的天空,一丝丝云彩都没有。

     选秀是每个官家少女的命运,每三年一选,经过层层选拔,将才貌双全的未婚女子选入皇宫,充实后宫。康熙共有48个嫔妃,各个都是姿色的女子。那日选秀,太后、皇上和姐姐都很忙。我来到了永和宫殿内,众多秀女还没入住,只见宫里的掌事宫女带着小宫女和太监们来到我面前跪了下来“奴婢们参见佟妃娘娘。”掌事宫女起身笑着行礼“奴婢是宫里的掌事宫女雪芙,宫里无首领太监。”

     我摆了摆姿势笑着说“雪芙姑姑,我住入哪个殿。”

     雪芙行了礼“娘娘严重了,娘娘叫奴婢的名字就是了,娘娘住在永和宫正殿,娘娘是主位,所以不用住在偏殿。”

     我随着雪芙琉璃和各位宫女们走进了住处,坐在大厅内,我拿着青瓷的瓷器缓缓的对他们说道“你们今后在我这当差,在我这伶俐是最好的表现,不能出现任何差池,不能出现嚼舌根的人…我更希望的是你们的忠心,日后,有我的就有你们的。”

     他们粗笨的跪在地上磕着头“是”我笑着对琉璃小声说到“赏吧!”琉璃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大袋子的碎银子。我知道他们在宫里当差也不容易他们好歹也上有老下有母,就赏了他们些银两。

     雪芙走过来扶着我说“娘娘,时候也不早了,皇上和太后在乾清宫选秀,娘娘也累了,奴婢服侍娘娘休息吧!”我点点头。

     我进宫初期知道皇上有个表妹是佟佳氏,佟佳氏是赫舍里皇后的妹妹,姐姐曾多次欺压我的姐姐,要不是赫舍里初期的算计她怎能当上皇后。

     所以,我不知道对这个佟佳氏有什么了解只知道她和她姐姐并不一样性格温柔敦厚,也算是半个郡主。汉族人曾说心机深重嚣张跋扈,我真想见一见这佟佳氏。

     我刚要准备休息,琉璃走近我房间“娘娘,惠妃来了。”

     我匆忙忙的走入大厅,象惠贵妃行了礼“嫔妾参见惠妃娘娘。”

     惠妃见我行礼紧张忙扶我起来“妹妹,你我同在妃位,如此大礼让我怎么能承受得起。”

     “姐姐,请座,琉璃去准备茶水和糕点来。”

     “是。”

     “妹妹不必客气,我只是听闻皇后娘娘的妹妹今日入宫,应该是我送妹妹一些家用的东西。”

     “姐姐客气了,以后在这宫里还需要姐姐照顾。”

     “和妹妹没说话真是一点也不累,就好像和自己亲姐姐说话一样…”惠妃说道一半便不说了眼泪含在了眼圈。

     我握着她的手,看她的表情是真的。她又说到“当年的事情,我姐姐愧对你们,日后我会尽量弥补。”

     我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和事,只知道佟佳氏并不是外界口中所说的那样毕竟她还是皇上的表妹。

     我心中烦乱,脑海中浮现出当时家父让我进宫的情形。她姐姐与我家中历来不怎么交好,而如今,我进宫宫里的娘娘们她是第一时间来看我。

     我听琉璃小声对我言语到家中哥哥来了,见到佟佳氏如此亲密,不好推脱。

     佟佳氏看看了门外天色已晚“妹妹,时候已晚,本宫先回去了明日我们一同去给皇后娘娘请安吧!”我点了点头。

     哥哥站在门口看见了佟佳氏像她点了点头两人没说话,哥哥走进来“妹妹,早知妹妹今日进宫,特地来看看妹妹。”

     “哥哥,你怎么这么晚进宫?”

     哥哥好像有什么要紧事儿喝了喝口茶“妹妹有所不知,家父又要给我娶妻,我有些不愿,不知妹妹有什么注意?”

     我一听,原来是有人像哥哥提亲羞得面上红潮滚滚而来,板了脸道“哥哥,你定会取笑妹妹,我如今已经是皇上的妃子,就当妹妹从未听过。”

     哥哥瞬时一愣“我的好妹妹,你想哪里去了,我知道,今日来妹妹这里有些唐突了,还望妹妹原谅,父亲真的是为我准备了亲事,可你也知道我心中的想法,从小到大就属你的主意最多。”

     一听到这,我瞬时松了口气“哥哥早说嘛,我给哥哥想主意就是。”

     我转过身,只看到了身后的屏风上有一女子手里拿着鞭在策马奔跑。“哥哥,即使如此,那你就如了父亲的意愿,然后在纳个侧福晋就是了。总好不过没取她没有给她名分的要好。”哥哥一听“我的好妹妹,哥哥就知道你会有主意,哥哥先走了。”去打听消息的人也回来了。因为是刚进宫,进选的小主封的位份都不高,都在正五品嫔一以下。我一开始以为哥哥心里有的是和我一同进宫鳌拜的女儿,可没想到,是与我一同选秀的落榜的安静。

     安静与我从小一同长大,如今父亲说的这门亲事正是皇上的表妹,可如若哥哥硬是娶安静为福晋,那不尽毁了他们自己更是毁了我们钮祜禄家。还好哥哥来时,我把我的担心转念一想把两个日后都娶到府里来宠不宠幸就是哥哥的事儿了。

     我没在理会这件事儿,虽说入宫后还会见到父亲母亲,也不向爹娘提起。

     父亲给哥哥说的那门亲事,那女子真不是哥哥内心所想之人,我不能因为不让哥哥不娶她反而和欣蕊私奔。我也是为了家父和家里好,日后哥哥知道了还望哥哥理解。

     人可以控制行为,却不能约束感情,因为感情是变化无常的。抛弃理智就要受感情的支配,脆弱的感情泛滥不可收拾,像一只船不小心地驶入深海,找不着停泊处。

     到了晚间,宫里来了一些赏赐先是敬敏皇贵妃给我一些小恩小惠的赏赐,又是惇怡皇贵妃赏赐的一些首饰。赏赐完之后,我就吩咐了琉璃给宫女们分一些。让我唯一心寒的是,为什么从我来到至今姐姐一次也没差人来,我很是伤心。他们个宫来给我的赏赐无非就是因为我是皇后娘娘的亲妹妹。

     我笑着对琉璃说“扶我去休息吧,明日陪我去延禧宫找惠妃姐姐一起去姐姐那里请安。”

     “是,娘娘。”

     “现在延禧宫都谁居住着。”

     “惠妃娘娘是主位住正殿偏殿住着徐常在和襄贵人。”琉璃笑着说道。

     我掀开帘子回头深深看了一眼,暮色四合的天空半是如滴了墨汁一般透出黑意,半是幻紫流金的晚霞,如铺开了长长一条七彩弹花织锦。在这样幻彩迷蒙下殿宇深广金碧辉煌的紫奥城有一种说不出的慑人气势,让我印象深刻。

     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想起临进宫时父亲眼中带有慈爱和疼惜的说“你小小年纪就把你送往宫中经受苦楚,见你姐姐就知道日后会是什么样子,那鳌拜的女儿也在这次选秀当中皇上一定会纳她为嫔位。他那女儿嚣张跋扈,此人诡计多端,你日后要多加小心。鳌拜在朝中把持朝政多年,皇上早已有所防范,可他那女儿甚得圣心。”

     “女儿明白,姐姐虽为皇后,日后不会找姐姐麻烦。”我哭着对父亲含冤。

     我抬起手背擦干眼泪,沉声说:“事已至此,女儿没有退路,只有步步向前。”爹爹见我如此说,略微放心。

     次日清晨,我忽然想起一事本想着出宫,可听见琉璃换我娘娘而非小姐,这我才意识到我早已不是什么小姐。于是,我吩咐琉璃“你去帮我打听,跟着哥哥在一起的那位公子如今何处。”在家中时,那位公子曾于我交好经常保护我。如今,我进宫还未来得及告诉他,不知哥哥是否曾和他说起。

     她应一声出去,过了晌午才回来“回禀娘娘,那公子奴婢帮你打听到他是四王爷,和少爷现在在景仁宫与皇后娘娘谈话。”

     我犹豫了半天“你说…他是四王爷?”我并不知道他是胤眞,我以为他只不过是普通人家的少爷仅此而已,这样一来我定要和他划清界限。日后他要是得知我进宫伦辈份还要叫我一声佟娘娘,也算是长辈。

     我略思索一番,对玢儿说“去请惠姐姐来。”

     “小主忘了,惠娘娘是贵妃,你叫玢儿去请恐怕不合规矩,娘娘身为妃为可惠娘娘在您之上。”琉璃提醒。

     还好琉璃提醒就因这一天以下犯上的罪过足以令我去冷宫,我咽了咽口水“琉璃,帮我更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