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3章 暴桀
    “那是有穷氏的事情,和我们有施氏有什么关系?”瞳愤怒的质问道。

     “你们东夷都是一样,先是有扈氏,中有有穷氏,后有黑齿,东夷之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干辛不屑的说道,“要不是你们东夷常年反叛,华夏何须常年征战?我们每年都要打仗,你以为我们很愿意吗?”

     珩这时候走过来,说道:“东夷常年叛乱还不是因为你们欺压我们?自从孔甲之后,夏后残暴不仁,他们不但征缴我们的财物,还让我们献人给他们进行河祭。如果不我们不反抗,整个东夷都要被投到河水当中。”

     “左右都是死,还不如叛乱呢!”

     干辛呐呐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就这一次来说,如果不是你和卢弼两人处心积虑的想要对付我们,这场战争完全可以避免,你也不会在这里!”

     剑仙无奈的摇着头,果然人类到什么时候都是一样的自私,他们只会考虑自己,从来都不会考虑别人。想到这里剑仙有一些意兴阑珊,对干辛说道:“给我和履癸带个话,让他赶紧撤军,不然只能我找他亲自说了。”

     “你放我走?”干辛不敢相信的说道。

     “难道还要留你在这里吃饭?”剑仙反问。

     “不!”干辛果断拒绝,他对剑仙感到十分惧怕,能够风淡云轻的说出那么恐怖刑罚的人,绝对是一个很可怕的人。而且这个人可能还是仙宫的人,仙宫和夏巫可是死对头。

     干辛一刻都不敢停留,快速走出大殿。

     “仙人,我们就这样放了干辛?”珩有一些不解的问道。

     “我是让他给履癸警告,如果履癸直接退兵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如果履癸不退兵,我们也能给夏军带来影响。你们想一想,就连干辛这样的军官都被我们俘虏了,其他夏军对怎么想?”

     “普通的士兵肯定会有恐惧感。”瞳猜测道。

     “不错,如果干辛再将我的话告诉了其他人呢?他们要是知道成立有一个很可怕的人,他们还会有心思攻击吗?说不定就直接逃跑了。”剑仙轻笑着说。

     “太好了,我们能够动摇夏后的军心,打退他们就有望了。”瞳惊喜的说道。

     珩也是一脸的喜色,他看向剑仙,“仙人,如果履癸下一次再打过来怎么办?他肯定会带着夏巫一起过来的。”

     “这就不是我们能够决定的了,你最好在这场战争结束之后,就派人去寻找仙宫的存在,只有他们能够挡住夏巫了。我或许能够挡住一个两个,但是要我和整个夏巫组织对抗,根本办不到。”

     “瞳,等这场战争结束之后,就带着人去找仙宫!”珩现在能够用的就只有瞳了。

     “遵命,伯君!”

     “不过现在,你要去帮助干辛一下,他已经被困住了。”剑仙指着大殿外面提醒道。

     两人顺着剑仙指着的方向看了过去,干辛被有施氏的人围住了。干辛丢失了武器,一人可打不过这么多人,他不能不断的解释着:“是他们放我走的!”

     瞳快步走了过去,分开人群,“按照伯君的命令,放他出城?”

     “城门已经被封死了,怎么出去?”一个人提醒道。

     瞳想了一下,笑着对干辛说:“看来你只能是怎么进来的,就怎么出去了!”

     “不!”干辛瞪着眼睛说道:“我可不想在飞一次!”

     “那可由不得你!”瞳一摆手,有施氏的人就将他抓了起来,押上了土墙,然后将他抬起来,从土墙上扔了下去!

     干辛被摔倒七荤八素的,好半天之后才忍着痛苦爬了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回了夏军驻扎的地方。

     赵梁正在整顿军务,突然接到士兵报告,说干辛被有施氏从城头上扔了下来。他就带着人在营地门口迎接干辛,等他看到干辛没有多大伤害的走了回来,心中不由得有一些疑惑。

     不过,他将疑惑压了下去,阴着脸对干辛说道:“和我去见夏后吧!”

     干辛点头,他现在已经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了,只能希望夏后能够放他一马了。

     桀正在用餐,一抬头,就看到赵梁和干辛走了过来,他有一些高兴的看着干辛,可是随着干辛越走越近,他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

     等到干辛匍匐在地之后,他才问道:“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干辛被吓得一哆嗦,急忙将剑仙的话原封不动的告诉了桀。

     桀听了之后冷笑起来,“那个抓你的人是什么人?”

     “不清楚,不过蒙山伯叫他仙人,应该是来自仙宫。”干辛仿佛找到了一跟救命稻草,快速的将自己知道的情况说出来。

     “来自仙宫?”一听到仙宫,桀的脸上就开始狰狞起来,他站起来,走到干辛身前,一只手就将他提了起来,“他还说了什么?所有的话,一个字都不许落下,全都给我说出来。”

     干辛看着桀身上冒出的狂暴气势,不由得心惊胆战,快速的说道:“他问了夏巫的事情,再没说其他的了!”

     “那你告诉他了吗?”

     “我并不了解夏巫!夏后,我知道的并不多!”干辛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

     “那也就是说,你还是和他说了夏巫的事情?”

     这个问题已经不需要答案了,桀抓在干辛脖子上的手,用力一捏,就将干辛的脖子扭断了。

     将干辛的尸体丢在地上,桀对赵梁说道:“将干氏部族集中起来,如果不愿意臣服的,杀!”

     “遵命!”赵梁躬身行礼,然后才对一旁的侍卫说道:“带着干辛的尸体跟我走!”

     桀走回座位前,跪坐了下来,一边继续吃着他那份带血的的生肉,一边阴沉的说道:“仙宫?等到我的获得了长生,就将你们一网打尽!我的统治将会永远存在,一切都将是我的!”

     “那就先从蒙山城开始,不知道那个叫妺喜的女子,是不是真的有那么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