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0章 攻城开始
    剑仙抓住了箭,让那些弓箭手们紧张了起来,他们纷纷亮出了自己的大弓,就要将剑仙射杀。

     弓箭手们的意外举动,引起了桀的注意。他停下来,转身看向城头之上,正好看到剑仙扔掉箭的动作,他也很意外,竟然有人和他一样,能够抓住飞来的箭矢,而且还是他手下顾士的箭矢。

     能够被称为士的人,都是具有高强本领的人。称为士就代表能够进入贵族阶层,他们将会享受贵族的待遇,吃最好的食物、住最好的房子、娶最好的女人、受到最好的教育。

     每一个士的培养都会耗尽一个邦国部族的大量精力,要消耗几十上百的普通人来供养,所以贵族才会需要分封领地,有了领地之后,这些贵族就不需要君主来养活了,避免君主耗费精力。

     这些贵族得到领地之后,除了管理领地及生活之外,就只有不断的训练自己,让自己更加强大,以等待君主的招募,帮助君主征战。

     所以这些被成为士的贵族都是强大的战士,不管是昆吾士还是顾士。昆吾士用剑,顾士用弓,他们常年都在练习自己的战斗能力,所以想要抓住顾士射出的箭,很难很难,桀自己都不能保证自己能够抓住顾士的箭。

     “他是谁?我不记得蒙山国有这样的人!”

     桀看向一旁的另一个穿着华服的人。

     “夏后,我在蒙山国的时候,并没有见过他!”华服男子恭敬的说道。

     “算了!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攻打蒙山国,多一个人没有什么?”桀倒是看得开,“等到了时间就开始进攻!干辛,你来指挥攻城!”

     “遵命,夏后!”

     一个身穿重甲拿着巨盾的武士走了过来,对着桀躬身一礼,然后走到军阵之前。

     一刻钟很快就过去了,武士高举着盾牌,高声下达了命令:“攻城!”

     “呜——”

     高亢的号角声被吹响了,那是从一个巨大的牛角号,足足有三米多长,也不知道长出这么长角的牛长多大。

     号角声一响起,军阵就有了变化,无数的着甲之士开始冲向土墙,他们没有任何的攻城器械,但是手中却都拿着昆吾剑,有这种利器在手,就算不拿攻城器械依然可以攻破任何的城池。

     珩见到敌人攻城,也急忙下令,“弓箭手开始射击,标枪等我的指挥。”

     瞳立刻再一次拉起弓,和其他人开始想敌人射击。

     箭矢稀稀拉拉的落在敌人当中,没有几个能够射中的,就算射中了,也被敌人的身上的甲给弹开了。只有一些倒霉的,才会被射中头部,倒地哀嚎起来。

     直接射中头部,都不能杀死敌人,可见有施氏的弓箭是多么的技术落后。如果他们使用的是那些顾士手中的弓箭,保证一下子射死一个,哪怕没有命中要害,就好像鸟枪和巴雷特一样的差距。

     很快,敌人就冲到了大概四十米的距离了,珩这才将手中高举的昆吾剑挥下,“标枪投掷!”

     几百根标枪瞬间投掷了出去,一下子就将城外的天空占满了,铺天盖地的的想着敌人射了过去。

     根据现在的离乱,箭矢、标枪、炮弹这种弧形打击的武器,只有形成达成一定的同步之后,才是最佳的使用手段。

     剑仙在教珩他们这样做的时候,是这样说的,“标枪和箭矢只有在齐射的时候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不仅能够提升命中率,还能对敌人产生震慑作用。”

     珩原本不理解这是为什么,但是这几百只标枪造成的效果让他知道了剑仙说的是对的!

     一轮标枪下去之后,战场上立刻空出来一大片,上百个敌人直接被标枪射在地上,敌人冲锋的浪潮直接空掉了一大块。珩自己都被这个效果吃了一惊,更不要说敌人了。

     那些甲士们都惊呆了,一下子倒下去的人太多了,下一轮是不是就要到他们身上了?他们自然躲不开这样的标枪雨。

     干辛也被吓了一跳,不过他怒哼一声,“卢弼,你去指挥顾士们向城墙上射箭,干氏子,随我来!”

     干辛带着他的族人冲了出去,干氏就是制作盾牌的,他们对自己制作的盾牌非常有自信,不怕有施氏的新武器,干辛知道那只是木头而已,根本无法穿透他手中的青铜盾牌。

     卢弼就是之前和桀说话的华服男子,作为桀的爪牙,他的军事才能还是不错的。

     “顾国之士,向城头射箭,不要让他们在使用新武器!”

     顾士们立刻上前一步,然后瞄准了土墙之上,开始拉弓,向城头上射箭。

     珩将手中的巨盾举起来,城墙边缘的人也将巨盾举了起来,这些举动都是厚厚木板,还是湿的,就算是机枪扫射,也需要一会儿才能穿透它,箭矢对它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其他人都躲在巨盾后面,从巨盾之间的缝隙不断的向外射箭和投掷标枪。

     顾士的箭矢射到了巨盾之上,发出了“哆哆”的响声,只有少数的箭矢从巨盾中间射了过来,射中了后面的人。

     “蒙山国的这些夷人竟然能想出这样的办法来防御箭矢,看来是有能人啊!”卢弼惊讶的说道。

     干辛正在用盾牌低于标枪,没有看到城墙上的一幕,所以不知道情况。他只是见标枪稀少了不少,就以为城头已经被卢弼压制了。

     他一翘嘴角,得意的笑了一下,“等我攻进城之后,我要杀光你们这些可恶的夷人!”

     正在得意间,没注意到脚下,一脚踩在一堆干草上,结果干草地下有一个小坑。干辛脚下一空,直接就摔了出去。摔倒在地上,干辛有点头昏脑涨,晃晃脑袋想要爬起来。

     他以为这只是一个意外,但是余光当中,却发现其他人也有很多摔倒了。

     这让他感觉不对劲,他站了起来,向前看去,城墙下稀稀拉拉的洒落了不少干草。他挥盾打开一支标枪,用剑在身前的一个干草密集的地方一划拉,干草下露出来一个小坑,小坑里面还有一些湿湿的土渣,显然是刚挖了不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