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江湖上说,天下三分势。一分天子,一分江湖,一分魔教。天子以梁王为首,江湖以青龙山庄为首,魔教便是人人口中所言的魔教十三骷。梁王是天子之兄,传言是个非常厉害的人物,阴险狡诈,聪慧异常,非常善于牵制各方势力,为这天下江山出了不少力。再说青龙山庄,二十年前,青龙山庄从一届默默无闻之辈一跃成为号令群雄的江湖领军人物,实属传奇。青龙剑出世的时候,整个山庄都被青色剑气笼罩,像盘旋在天空的龙一样。

     而万梅山庄,其实是青龙山庄上一代庄主为心爱的夫人所建的别处。坐落于寒冷的雪山之巅,那里万梅齐放,经久不衰。

     我回到万梅山庄的时候,庄主正坐在庭间的石阶上抚琴,看到我回来了,他微微一笑,并不说话。

     石阶寒冷,我坐于他身侧,挽住他的胳膊。他的指尖停驻在琴弦上,左手覆上我的额头,琴音缓缓流出。

     “谁来了吗?”

     熟悉的少年音。

     只见一人,从料峭的寒梅林中走出,怀里抱着两坛酒,正看向我们。

     “青龙少庄主?”我起身,问庄主,“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是你的救命恩人,还不快过去帮忙?”庄主说。

     我嘟嘴点头,心中担忧只怕庄主知道我受伤的事。揣着无数的疑问我走向寒梅林,找到立于林间的少庄主,他正抱着两坛酒笑眯眯的看着我,一见我靠近便将酒递给了我,然后蹲下来将早前埋酒的坑填满。他一边填土,一边问:“伤好些了吧?”

     “好些了,你的芸香还挺管用的!”

     “那是自然~”他得意,“我毕竟是青龙庄少庄主,行走江湖怎么能带下三滥的药~”

     我横了他一眼,心想这主仆二人怎么都一个德行。

     “花奴?这个名字弥封给你取的?哈哈哈。改日本少爷替你想个好名字!他可真没文化。”

     他越说越得意了。

     “不用,这名字挺好的!你还是填你的土吧,我走了!”我抱着酒就要离开。

     “你的落梅剑…”

     我停下。

     “被我手下捡到了。”“你捡到了?你知道是我的?你为何当时不还我?”我蹲下身子,生气地把酒坛放在一旁,用力推了他,他一个踉跄往后一仰,一屁股坐在了泥地上,衣服全沾上了湿粘的泥土,没想到他会让我推倒在地,见到他狼狈的样子,我忘记了生气噗嗤笑了起来。

     “你不愿告诉我你是何人,我自然不能把如此好剑给你,万一,你不是剑的主人,那岂不是暴殄天物?”他拍掉身上的泥,好像没有在意我推他,抬头看了我一眼,又低头填土。

     “谁知道你当时打什么主意。庄主说了,女孩子出门在外,要保护好自己的。”

     “那你怎么会伤成那样?”他停下填土的动作,抬头盯着我问到,“你的伤怎么弄的?对手一定是个狠角色。你得罪谁了?”

     “与你无关。”我敷衍道,心虚的回头看远处石阶上的庄主,他依旧在抚琴,缓缓的琴音如林间泉水,在寒梅林回响。

     “我没有和弥封提过你受伤的事。”他似乎瞧出了我的担心。

     “你和我们庄主是什么关系啊,直呼其名,没大没小!”

     他哈哈一笑:“你莫非不知道青龙山庄和万梅山庄的关系吗?”

     “知道。”

     “那你可知自己对我说话的态度是否太?”

     “太什么?”

     “没大没小!”

     “你…”

     “走吧!”他起身拾起酒坛,突然朝我额间伸出了一指,轻轻一点,我似受了巨大的推力一般往后倒去,一屁股坐在湿粘的土地上,手心里全是冰冷的泥。他哈哈大笑起来,果然报复心极重!他笑了一会儿,见我瞪着他许久,便朝我伸出了手,想把我拉起。我瞥了一眼,推开他的手,自己站了起来准备先于他一步离开,突然颈间被擒住,他刚才伸出的右手,正覆于我的后颈上,用力一带,将我一把拉至他的怀里。

     清新的梅花香气,自他的怀中隐隐散发。这股熟悉的味道,忽然间让我紧张起来。他的唇与我不过一掌距离。我看到他的下巴上,有破土而出的胡须。容不得我反抗的契机,他吻了下来。覆于我后颈的右手,将我推向他。

     我看见他长长的睫毛在颤抖,我感觉到自己的心在猛烈的跳动。缓缓的琴音流泻而来,我猛地醒悟,用了劲道将他推开,反手一掌掴了上去。

     “你…你…”不知为何,我竟羞得不能言语。要知道,我虽是21世纪的新新女性,可被强吻这种事,不管在什么年代,也都是一件让人脸红心跳的事。

     “你想做什么呀,光天化日,竟然…竟然…”

     “真疼…花奴你出手真重!”他捂着左脸道,“不过我还挺喜欢你的…”

     “萧会疑!没想到你这样流氓!”

     “流氓?你小时候哪个先生教你读书识字的?我是流氓吗?我可是有身份地位的少庄主!”他瞪着大眼睛,显然觉得我脑子坏掉了,不过一会儿又开心起来,“我还以为,你不知道我的名字。”

     我瞪了他一眼,转身跑回了庄主的身边。

     萧会疑不多久也走了出来,只见他神态从容,心情好的眉毛都要掉下来了。手中拎着两坛酒,晃晃悠悠的走来,坐在了庄主的另一侧。

     他把一坛酒放在庄主手边,然后抱着另一坛看着我道:“弥封嘴馋,要独占一坛,你想喝的话,我就吃亏一点,分你几口。”

     “梅花酿,我想喝多少就有多少,区区几口我怎会和客人抢,说出来有损我家庄主的颜面。”我白了他一眼,心里偷偷乐着。

     “你啊,就别和花奴贫,谁也贫不过她。”庄主说,拨完最后一个音,他将琴置于膝上。顺手揽过酒坛,仰头举起就喝了起来。

     “五日后,南评阁大会,万梅山庄不露面吗?”萧会疑说,“如果万梅山庄重现江湖的话,对青龙庄,也有很多利处。”

     “不了。万梅还是在这深山里头住着比较安稳。”

     “嗯。”萧会疑听后,倒也不再多劝。

     两人之间的谈话忽然间停住了。

     过了很久之后,萧会疑突然站了起来,说:“庄主,我走了。”

     庄主点了点头。

     “花奴。”萧会疑喊我。

     我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跟着萧会疑走了出去,送他到了门口。

     门口之外,是白茫茫的一片雾气,风雪呼啸。

     “以后请不要来这里打扰,这么多年了,从没见青龙庄的人过来。”我说。

     “这里的梅花,这里的雪,如果没人欣赏,太孤单了。”

     “即使你欣赏,他们也一样孤单。”

     一阵风咆哮卷来。

     他的手覆在我的头上,笑嘻嘻的说:“你啊,好好养伤吧。不要轻举妄动。我走了。”

     最后,我怔怔的看着他的背影,直至消失。

     转身关上门,回到庄主身边。

     “花奴,两件事要你做。”庄主冷冷的说。

     我垂头听令。

     片刻后,我在萧会疑之后下了山。

     ------题外话------

     希望大家喜欢我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