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楔子+第一卷 第一章
    中原地区连年征战,版图四分五裂。终于,烽火连天的大分裂时期走到了尽头,新的一页即将翻开。群雄并起,太祖李翰发动晋城起义,在晋城称帝建立周朝,次年迁都幽州,基本完成大一统局面。太祖、太宗两任皇帝励精图治,给百姓带来了他们渴盼已久的幸福,百姓生活安定和谐,一派太平盛世之景。

     此太平盛世维持不过一百年,高宗李适继位,史称周荒帝。好乐怠政,荒废朝业,贪官污吏横行。邪教趁机壮大,勾结某些地方或中央官员在各地大举兴建天王庙,迫使百姓信奉朝拜,强制征收高额赋税及青壮年劳动力,违令者处以极刑,百姓怨声载道,民不聊生。

     荒帝年少早逝,世宗李承泰继位后联手各个门派铲除邪教,邪教教主苍鸿率领剩下的残余势力远赴南疆逃避各派追杀,从此中原得以重回宁静与祥和。山河愁云散尽,天下百废待兴。大地满目疮痍,曾经兴旺一时的天王庙已是破砖烂瓦,徒留下断壁残垣和荒村死镇。江河惨遭血洗,无数的尸体堆积成山,死于战乱的百姓不计其数,旧坟、新坟随处可见,一派劫后余生的模样。

     历时二十年的人间炼狱终于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邪教暂时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仿佛它从未出现过、一切也都从未发生过一样。时至今日,归真派镇守通天柱。家园重建后,伤痕已经基本被岁月抚平,那段噩梦般的日子也基本被人淡忘。

     正下着暴雨,这场雨从早晨一直下到了现在,持续几个时辰仍没有丝毫要停的意思。

     原本繁华热闹的街道变得安安静静、鲜有人烟。此刻正是午后,大概未时的样子,可看天色却一片漆黑,似是半夜三更。突然,一道银白色的闪电迅速划过天空,瞬间把苍穹霹成两半,转眼又消逝在视野中;紧接着雷声响起,震耳欲聋仿佛撼动大地,似有上古猛兽踏雨而来,整个世界愈发阴森恐怖。

     大雨倾盆而至,顺着我的头发往下浇,雨水流进眼睛里有点疼,模糊地看不清道路,用力眨了眨眼,依稀间看到了府门,我狼狈不堪地推开了那扇陈旧的木门,手中的剑无声地掉在了地上,溅成一朵水花。随着厚重的“吱呀”声,屋门随之而动。手臂上沾着泥沙和鲜血,踉跄着走进去,双手背在身后轻轻把门关上。

     我不顾因为天寒冻得颤抖的双肩,也不顾从发丝上源源不断留下的雨水。沉静地走到桌前,伸出手,从装着针线的竹篓中翻出一把破剪刀,抬手将烛芯剪了些许,屋里顿时亮堂了许多。

     我搁下剪刀,静静走到窗边抚裙坐在薄尘覆盖的床铺上,从枕下摸出一个系着红绳的玉坠。玉坠冰凉,握在手中身体不禁打了个寒颤,却能抚平我内心的波涛汹涌。心中顿时平静了很多,我紧紧握住它,仿佛握住你温暖的双手,像从前一样躺在你腿上,又像是你抱着我,鼻前氤氲着你身上独有的青竹香。

     心中郁郁不能言,不禁露出苦笑,这是多少年前的事了?我为何还会记得如此清楚?你还记得吗?你又可会认得我呢?

     胸前的伤口有些尖锐的疼,我不禁有些怨怼地想着“死了算了…死了算了…”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怨怼些什么,你看,此刻的我竟是一丝求生的欲望都没有了。

     胸前的伤口殷殷流出血来,好疼啊。我在床上蜷缩成一团,冷汗和雨水,好像还有眼泪,它们汇成湍流,顺着鬓角淌下来。

     一切都是旧景,却又不是;一切都像故人,却也不像。事事变化都好大,你们走的太快,我跑着都跟不上。

     胸口流出的鲜血似是把床铺浸湿了,感觉黏黏的。身上愈发地冷,觉得很重又轻飘飘的,这可能就是临死前的征兆吧。手里握着当年你送给我的玉坠,冻得我牙齿咯咯作响。身体已经没有半分力气,却仍紧攥着不想放手。费力半睁着眼从破旧的窗口向外望,似乎雨已住了。头很晕,眼前混沌发黑,似是石头一样沉重,思绪已经逐渐不清晰,就这样死去罢、离去罢!我好累啊!或许我可以回家了罢!这样想着,我好像都已经可以嗅到爸爸做饭的香气。

     意识弥留之际,似是听得一声巨大的“咣铛”用力踹门声。骤然,饭香消失,闻到了淡淡的青竹味道,狠狠落入一个轻柔的怀抱,我知道这是谁。

     他狠狠地抓着我,在我耳边阴沉地说:“不经我允许,你竟敢离我而去!”

     声音不似往日温和,却一样温暖。

     第一卷第一章

     初秋时候,气候已不似往日般闷热。又逢傍晚,平添许多凉意。宋怀瑾裹着衣服倚在门口哆哆嗦嗦地抖腿,已经等了近一个时辰却还没看见袁姐姐回来。腿站的发麻,紧紧裹了几下宽大的袖子,在阶前坐下,托着腮回想自己这阵子的经历。想到初夏至今,自己已经在这个年代呆了几个月之久,而来这里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一场梦。

     仔细回想,记得梦中有个和自己面容极其相似的女子,名苏显。夫君蔚同昔先一步去京城太医院任职,自己本来在家乡等候夫君接自己去京城,没想到遭遇横祸意外身亡。如今她肉身不存,只为一缕幽魂,借月光而生,行动非常受限。希望自己在她修炼出肉身之前,暂时顶替她的位置。

     宋怀瑾盯着脚边的一堆落叶发呆,突然伸手从落叶堆中一扫而过,落叶的灵气自动汇聚凝集,抓出一把通身金黄的剑。宋怀瑾握着剑柄用剑尖在地上胡乱地又写又画,打发着时间,思绪却飘走了千里万里,前途一片茫茫然,真不知到怎么走下去,真烦啊,只能就这么走一步算一步了。

     而此时的城北善业寺寺内,一男一女隔桌相对。男子身形修长,容貌在昏暗的室内看不清晰,但依稀可以辨出面容冷峻。窗外的女子身着红衣、容貌艳丽、气质张扬,却在男子面前有些紧张局促。

     男子着黑衣,把玩着茶杯,一口干尽杯中茶,平平说:“情况有变,你的任务也会有所变化。”

     女子低头抱拳:“但凭主上吩咐。”话音已落尚久却未听到男子的吩咐,便轻声问道:“主上可是另有安排?”

     男子并未回答,悠悠添上一杯新茶,轻轻吹了吹,小啜一口反问道:“本王听说你几个月前收一名叫宋怀瑾的女孩认作妹妹。”抬头问道:“可有此事?”

     袁京墨道:“主上明察秋毫,确有此事。”又补充道:“但是属下公私分明,主上不必忧虑。”

     男子说道:“你明日奔赴塞外,可怎么照顾了她?”

     袁京墨低头道:“主上不必忧虑,我自会安排好她的去处。此等小事,定不会成为主上成就大业的阻碍。”

     男子抚着茶杯笑道:“她怎会是阻碍?明珠蒙尘,璞玉未琢。她有聚气成物的能力,若安排妥当,就会成为本王前进路上的垫脚石。”说着抬眼看袁京墨:“若安排不妥…本王不就生生浪费了一块价值不菲的璞玉吗?”

     男子拍拍衣服,打断洛华想说的话,站起身道:“一切当以大事为重,此事不容你拒绝。”

     袁京墨蹙眉默默不语,半晌后应道:“属下听从主上吩咐。”

     男子笑问:“你可听过翠屏山?”

     袁京墨心中有些疑问:“回主上。据属下了解,翠屏山乃归真派坐落之地。弟子芸芸,当年各个教派联手对抗邪教时,归真派贡献最大,民间地位很高,百姓们都想去此地求仙得道。”

     男子点头道:“归真派以三人为首,唯有一人道行最深,你可清楚是谁?”

     袁京墨皱眉想了想,轻轻摇了摇头。男子起身走到窗边,说道:“纳兰卿观。”顿了顿又说:“他可是老前辈了。若被纳兰上仙收做徒弟真是个绝佳的好去处。”

     袁京墨心中思量了半晌,无论如何,宋怀瑾也被自己牵扯到了这一潭浑水之中,归真派上拜师修行虽不是绝佳的好去处,但比起跟着自己出生入死,这种安排倒也不错。只是还有点不放心:“属下明白。但收徒之事不知道能否可以顺利通过…”

     男子微微一笑:“他欠本王一个人情,是该偿还的时候了。此事你不用担心,明日辰时到翠屏山参加收徒大会便可。”

     袁京墨应下来,抱拳说了声“告退”转身出门。

     长宁街一座府邸内,宋怀瑾杵着剑坐在阶前叹气,伸手把剑远远地抛向院角,剑扑簌簌地化成一堆落叶落在地上。暮色四合,姐姐还没有回来,不免心中有些担心。坐的太久下半身有点僵硬,拍拍退站起身打开府门向外张望。远远的看见娉娉婷婷一个女子走来,待走近看清一身红衣,正是袁姐姐。宋怀瑾心中欣喜雀跃,蹦跳着迎进门道:“姐姐你怎么才回来?我等你好久了!”

     袁京墨有些担心,握住宋怀瑾的手训道:“手这么凉!为何不进屋里!霜寒露重可有冻着?”

     宋怀瑾摇头嬉笑道:“春捂秋冻嘛,姐姐不用担心啦!”

     袁京墨瞪了她一眼,忙拽着她进屋里泡上一杯热茶。看着宋怀瑾小小地坐在凳子上,安安静静喝茶,心中五味杂陈,良久后看着她说道:“姐姐近些日子不能陪你了,明日就要奔赴塞外了。”

     宋怀瑾放下茶,瞪圆眼道:“什么!姐姐明日就走?那我也跟姐姐走吗?”

     袁京墨噗嗤一声笑道:“那么远,你去做什么?没事,你的去处姐姐已经帮你想好了。明日早点起,姐姐带你去安排安排。”

     宋怀瑾抿着嘴不说话,袁京墨揽着她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姐姐也很难过。”安慰道:“今年翠屏山归真教纳兰上仙收徒,姐姐思来想去,这是唯一的好去处了。生活有人照料,姐姐也就放心了。”

     宋怀瑾心中一沉,想到一进山,苏显托付给自己的事情就会很难完成,但自己一人在这住着没办法生活下去,关键是没钱啊,没办法只得应承下来。

     入夜,宋怀瑾在房内翻来覆去睡不下,便起身点亮蜡烛收拾东西。想到前途未定,变数太多,心中似乎压了一块石头。突然烛火一闪,噗得灭了,从门外溢进来许多白烟,宋怀瑾转身便看到从烟雾里走出一个人影,在月光照耀下像天外飞仙。身若紫藤,袅袅婷婷,桃花眼隐约含情,唇角上勾露温婉,走路娉婷若踏莲。宋怀瑾坐在床上看着她笑:“我就猜到是你,姐姐你每次来都有这么大阵仗。”

     苏显笑着拍了拍她的肩,挥手点亮蜡烛,走到床边坐下问道:“瑾儿,你收拾东西做什么?可要去什么地方吗?”

     宋怀瑾扎住包袱放在桌上,坐到床上,看着她叹着气说:“别提了姐姐,明日我要去翠屏山,以后不住在京城内了。但是姐姐你托付给我的事我可没忘。”

     苏显笑着说:“我知道你这阵子忙,先安排好自己才是。姐姐的事不急。夫君明日随四皇子去蜀中,他近几年正不会回来呢。”

     苏显揽着宋怀瑾肩,轻轻拍了拍叹气道:“姐姐知道自己的的计划有多荒唐,可实在是别无他法。时间很紧张,姐姐正到处找寻可以修炼出肉身的法子。时间很紧,刻不容缓。等事情办妥,姐姐便想办法助你回家。”

     宋怀瑾心中想问她的话没有说出口,只是听到可以回家特别激动:“姐姐放心!你交代我的事我会认真对待的。”

     苏显笑着点点头相互告别,挥袖化成一缕烟离开。

     待到苏显走后,已是深夜,怀瑾骤增许多困意,躺在床上便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