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初遇案发现场
    恰逢午后的郊外,周围人烟稀少。

     端末这会儿被勒令站在边上,不许靠近那辆银灰色的雪弗兰半步。小姑娘手里抱着某人换下来的那件西装外套,一脸不快的问:“你这是性别歧视。”

     邢乾白没顾得上去理她的小情绪。

     只见,副驾驶的车门被打开,邢乾白正半弯着腰探身进去,意图将那个半人高的行李箱取出来。他人高马大,力气自然不小。三两下的把那个半人高的行李箱,取出来放在了沙地。

     没等多久,来了好几辆警车。

     接着,三三两两穿着各色各样制服的人走了过来。他们挨个的跟邢乾白打招呼,语气是敬佩的。

     “这位女同志是?”

     邢乾白看了端末一眼,解释道:“暂定身份是报案人,先让她跟着我,等会我亲自带她回局里录口供。”

     “好的邢队。”

     很快,现场的勘察工作开始进行了。

     那个被邢乾白放置在沙地上的行李箱被打开,正如众人所想,半个人高的行李箱装着的,是一具成年男子的尸体。

     法医人员搭把手,把尸体从行李箱取出来,放置在尸袋上,开始进一步的做现场简报。

     “死者为成年男性,尸长大概在175cm至178cm之间,发育无异常,营养良好。死亡时间,不超出两个小时,其身上的致命伤主要集中有两处,死者的头部遭遇重创,伤口呈椭圆形,初步判断会是烟灰缸之类的椭圆形硬物。造成死者真正致命的伤口,是在小腹位置上。

     刀口多而深,不排除凶手作案时,曾经多次反复的刺伤死者。由刀口大小看,初步判断是杀人凶器,是一把水果刀。”

     邢乾白听完后,蹲下身近距离的去观察那具男尸。

     良久,他站起身,对着众人说道:“凶手走得很匆忙,那么现场留下的痕迹应该不会少。你们尽可能多收集一些痕迹,这里交给你们处理,我先去一趟案发现场。”

     他要走,自然没有人去拦着。

     端末跟上去,先把手上那件高定制的西装外套还给他,自己一个人过去倒腾那辆已经抛锚了的小电驴。

     “等会让局里的同事带回去就好,现在,你跟我走。”

     小姑娘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眼地上那辆小可怜,再三权衡下,转身一溜小跑拉开了那辆G500的副驾车门。

     车子往着三林小区的方向赶。

     一路上,车内的气氛沉闷到快让人喘不过气来。等到了目的地,几乎是端末一开车门,在警戒线外的一些街坊邻里看到了她人,急忙冲过来,一边拉着执法人员一边讨要说法。

     她们人数众多,叽叽喳喳的好不热闹。

     邢乾白被围得很紧,几乎无法动弹,只能站在原地听着那些街坊邻里你一言我一语。

     没等他理清楚前因后果,右手心微微一痒。邢乾白不适的皱着眉头低头往下看,却见小姑娘发送过来的求救眼神。

     她眼睛大又亮,这会儿可怜巴巴的摸样,倒是和之前那副蛮不讲理的摸样,判若两人。

     “什么情况?”邢乾白压低了声音问她。

     小姑娘不好意思极了,“为了追凶手,事出突然,我不走寻常路,横跨多家阳台,从七楼到一楼。”